“深究”专利业务文书中的叙事技巧

发布于: 2024-04-07 11:06
阅读: 20
        一般专业文章都爱写“浅析”,似乎是一种谦虚的态度,但是有些文章看进去发现真的很浅,反而让读者觉得浪费时间,又怪自己没有注意作者已经在标题做了提示。所以我决定用“深究”做标题,欢迎各位读者来看,也勉励自己多思考深一点,当然了,如果读者们觉得还是浅了,可以直接怪我标题党,不必自责。
                                                                                                ————笔者按

 

一、前言
       专利作为一种用于保护创新技术的法律权利,它的业务相关的文书写作大部分也遵照着法律文书的习惯,需要严谨慎重,需要斟酌词句,需要充分和必要,可以说,大部分是用陈述事实和论证观点的方式去写作。
但很多时候,这些习惯忽略了技术创新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人的主观探索的能力,而实际上,专利相关法律中对于创造性的规定还有以往的历史判例中,其实遍布着立法者和司法者对于技术人员的主观创新能力的尊重,一个难以被发现的技术问题,一个微小但效果显著的技术改进,甚至一个简单的因素变换所导致的治疗效果,都有可能让一个看似平凡的技术方案变得“意想不到”。
       这篇文章中,我想谈谈专利业务写作中的叙事技巧,但首先我想先聊聊,为什么我要用叙事这个词。
叙事这个词,其实更多是和陈述或者论述这样的词相对应,也就是和我上面所说的这些法律文书的传统写作习惯相对立,因为叙事是对于故事的叙述,它有情节,有叙述者的主观倾向,也可能存在情节的发展或者反转,更重要的是,它不会沦为冷冰冰的一段文字,而是会更生动地表达一个观点或者寻求一种共鸣。
       但我认为在当今的专利业务文书中这种技巧被严重地忽视,大多数代理人或者工程师可能会认为这种技巧不够客观,太多情绪或者太多不必要的细节,可能会在后续的法律程序中导致不必要的歧义。但这些问题都是可以在具体的写作中通过谨慎的态度进行规避的,而完全忽略这种技巧,却有可能让专利在起草、确权审查或者诉讼的过程中,失去原有的一些优势,下面会分开阐述一下。

二、由技术人员提供的材料中的叙事技巧
       专利业务中由技术人员提供的材料一般可以是待进行专利挖掘的技术材料、技术交底书或者用于提示无效检索的技术材料,这些材料的作用大部分是帮助专利处理人员理解他们即将要处理的技术方案,不管是要转换成专利申请稿件,还是以此作为检索思路找到无效对比文件。而在这些材料中,大部分时候,由于技术人员往往是理工科思维,他们都是平铺直叙自己的方案,并没有进行叙事的冲动。
       笔者在从业中的一次专利申请撰写的工作经历中,因为对一个技术方案的有益效果没法充分理解,于是电联技术人员进行沟通,在沟通中技术人员实际上仍然是在复述算法方案的细节,但无法讲清楚这些细节是如何解决了问题或是导致了最终的效果。沟通中,笔者试着问技术人员方案在实际研发时的情景,技术人员一边回忆一边叙述了遇到问题时是如何思考问题和查找材料以及最终找到解决方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笔者终于清楚地知道了特定细节是如何转用了一个现有材料的方案特点而解决了技术问题。
       这个案例启发了笔者在后续的专利业务处理中会更多地向技术人员普及叙事思维,例如在技术交底模板中提到这一点,或是在培训中强调这一点,或是沟通中做出提示,让技术人员在讲述或者撰写技术材料时,有意识地回想和描述研发的整个过程,即便技术人员未必能够清晰地将技术路线中的重点全部讲清楚,但这种叙事可以让专利处理人员更快地抓住技术方案中的特点,以更高效和准确地理解技术方案。

三、专利确权程序中的叙事技巧
       专利的审查或是无效程序中的专利业务写作,包括审查意见的答复陈述或是无效程序中的无效宣告请求或是答辩,一般都遵循比较清晰的论述思路,例如涉及到创造性的时候会按三步法的框架,涉及到新颖性时会讨论技术领域、技术问题、技术特征和技术效果的不同,涉及到保护客体时论述技术手段、技术问题和技术效果,这种与法律法规中的规定相对应的框架,让许多专利处理人员在处理时也大部分采用具有逻辑严密性的陈述语气,忽略了叙事技巧在这其中的重要性。
       笔者处理的一个专利申请的审查意见中,审查员在引用了两份对比文件之后,认为该申请的独立权利要求的几乎整个技术方案都是常规技术手段,对比文件仅仅公开了技术方案的应用场景和主题名称。笔者在当下立刻意识到审查员在主观上严重不认可该申请的技术方案本身的创造性,只是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对比文件进行驳回。
       因此笔者在意见陈述中重点阐述了该方案的技术问题的独特性和技术效果的显著,但书面的逻辑上的论述始终显得薄弱,最终,笔者与技术人员沟通该问题时,技术人员提供了该方案在具体的研发项目中的资料以及成本核算,材料中明确显示了该申请所针对的技术问题的普遍存在以及应用了该方案后的显著的效益提升。
       笔者综合该材料,并在意见陈述中以叙事的方式将整个技术方案的研发过程娓娓道来,并在这一过程中结合了三步法的论述,最终成功说服审查员对该申请予以授权。
       而在笔者处理的另一个无效案件中,笔者采取了同样的方式在无效答辩程序的口审中,对产品的研发过程进行了阐述,对其中发现的技术问题和实际的技术效果重点进行强调,最终也同样达到了维持专利权全部有效的结果。
       笔者想要指出的是,专利的确权程序中,往往存在一位官方的审查者,但许多代理人往往将审查者看作是没有感情的逻辑机器或是官方发言人,这种看法让代理人往往只从逻辑和事实的角度出发去与审查者沟通,而忽略了审查者本身也是人,其具备的主观上的判断,以叙事的技巧向其阐述实际研发过程中技术人员的主观能动性,这种沟通上的技巧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四、总结
       谈专利业务写作中的叙事技巧,本质上是在强调专利业务中的沟通技巧,如何采用对技术研发故事的提问来让技术人员更仔细地反刍自己的技术方案,或如何利用叙事技巧来说服审查员正视技术方案的创造性,实际上都是沟通能力的体现,当然,在沟通中还有其他的很多技巧可以提高专利业务的效率,笔者只是抛砖引玉,表达一下对叙事这么一个古老的手艺的尊敬,也在如今越来越多的法律从业者忽略了它的情况下,为它小小正名一次。

分享

推荐文章